Search for:

莱布雷希特专栏:最高调的乐团和最害羞的指挥

两年前的夏天,巴伐利亚国立管弦乐团及指挥基里尔·彼得连科(Kirill Petrenko)打算来参加BBC逍遥音乐节。他们的对话是这样的——

话音未落,基里尔·彼得连科就被全球最炙手可热的柏林爱乐乐团选为下任音乐总监,BBC的岛国狭隘又被业界大大嘲笑了一番。但我们也别对BBC太苛刻了——它所代表的无知其实比比皆是。

柏林爱乐这位新总监才四十多岁,人们对他几乎一无所知。他从不接受媒体采访(我想约他喝个咖啡也被冷冷地拒绝了),才录过三张商业唱片。他拒绝参与大师游戏(你指挥我的团,我指挥你的团),对名利毫不热心。当柏林乐手把西蒙·拉特尔爵士的职位交到他手里,他迅速将自己与慕尼黑的合同续到了2021年,他会在自己的时间表里决定何时接棒柏林。

要一一悉数他打破的模式有点儿难。他将是柏林的第一位俄罗斯总监,自亚瑟·尼基什(1922年去世)后第一位大胡子,还是第一位犹太人。他被选中的时候,已经四年没有指挥过柏林爱乐,而且没打算再次合作。然而当投票结果出来时,柏林的乐手们都说他正是乐团所需要的——突破管弦乐的陈规套路,一位坚持原则的指挥也许能清除体制里有毒的幻觉。

基里尔·彼得连科会是人们期盼已久的古典音乐大救星吗?他生于西伯利亚的音乐之家,1990年移居奥地利,在维也纳学习指挥,在小镇迈宁根得到了第一份工作。不到三十岁,他已能指挥瓦格纳的全套《指环》,吸引了不少眼球。拜罗伊特向他发出邀请,柏林的喜歌剧院请他当音乐总监。

大城市的乐手好似住在金鱼缸里,在彼此的圈子里打转转。当喜歌剧院的新指挥挺棒的消息传出后,柏林爱乐的乐手会过来探班。彼得连科给他们留下了同侪之首的深刻印象,他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乐手们乖乖听话。

他的排练是封闭的,亲密的。在面对爱拿年轻指挥当早饭的以色列爱乐时,他轻敲着谱架,请他们特殊照顾一下。他说自己的奶奶和外婆都住在特拉维夫南面的巴特亚姆,“她们平时很安宁。我向她们保证肯定要指挥一场好音乐会。所以,请各位多多赏脸,给我的奶奶们一场特别棒的音乐会吧。”以色列的乐手们立刻像冰激淋般融化在阳光下。

在拜罗伊特,他和政治观保守反动的瓦格纳迷克里斯蒂安·蒂勒曼以及单纯的拉脱维亚人安德里斯·尼尔森斯一同分担重任。音乐节上的伪现代制作越是臭不可闻,观众越是为指挥喝彩。但这三人团队很快就散伙了。尼尔森斯指责蒂勒曼干预他的排练,女高音安雅·坎佩拒绝出演蒂勒曼指挥的《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却继续为彼得连科的《指环》演唱。德国媒体说坎佩和彼得连科在谈恋爱。这是彼得连科私人生活中唯一被公开的线索。

他对隐私的捍卫更像是老派人物的严谨,而不是害怕小报造谣。乐手们觉得他友善、开明,工作努力得吓人。2010年他成为巴伐利亚国立歌剧院的音乐总监,和奥地利人巴赫勒一同将慕尼黑变成世界最严格也最令人兴奋的歌剧圣地,顶尖歌唱家乔纳斯·考夫曼、安雅·哈特罗斯和许多有想法的导演在此安家。

剧院的质量建立在彼得连科的奉献之上。慕尼黑三支交响乐团中的一个乐手有次被叫去歌剧院顶班,通知他要跟指挥快速过一遍谱子。乐手本以为只要花五分钟聊下繁难段落,结果发现彼得连科拿着乐谱在舞台边等他,然后说了整整一小时。

就我所见的慕尼黑的演出(一次世界首演的现场,几场网络视频),乐句和抒情性都叫人赞叹。彼得连科具有那种罕见的、富特文格勒式的传达能力,从第一个拍子开始,整个结构便自然流淌。乐手们说,他的出现让人安心。他没有夸张的动作,但散发着信念和自信。

2014年柏林爱乐决定选出拉特尔的继任时,乐手们分成了两派,一派是蒂勒曼的死忠,另一派选谁都不选蒂勒曼。在尼尔森斯出局后,彼得连科终于在一整天的闭门投票中击败了蒂勒曼,据说仅以一票之差险胜。以他的性格,自然没有出席胜利发布会。

于是,全球最高调的乐团有了一个最害羞的首席指挥。这可怎么办?彼得连科已经告诉乐手他不会接受采访,最多一年出席一次新闻发布会,且只回答音乐上的问题。他会和乐手视频通话,音乐会会在柏林的数字音乐厅里播出,该网络项目有三万订阅观众。不像其他那些白头大师,他完全拥抱新技术。

但真正让乐手们兴奋的是差异之尊严。在被唱片公司和商业利益驱使了几十年后,柏林爱乐要回到卡拉扬之前的世界,那个时候去听音乐会只关乎音乐。彼得连科偏爱冷门作品:埃尔加的《第二交响曲》、约瑟夫·苏克的短小作品、斯克里亚宾的色彩交响曲,他可能就是那个改变游戏规则的人。BBC正想尽办法邀请他来明年夏天的逍遥音乐节。

恭喜尼尔森斯喜提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指挥!还有一个惊喜!

大家庆祝新年的方式有各种各样,对于不少乐迷朋友来说,庆祝新年的重头戏莫过于一年一度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每年的当地时间1月1日上午,维也纳爱乐乐团在金色大厅中奏响新年的礼赞,将为全世界的观众奉上被称为“圆舞曲之王”的小约翰·施特劳斯及其家族的音乐作品,高雅、轻松、豪华、热烈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最大特点。

自1987年由卡拉扬指挥的音乐会后,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指挥不再固定,著名指挥家阿巴多、穆蒂、祖宾·梅塔、小泽征尔以及奥地利指挥大师克莱伯和哈农库特等均先后担任过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的指挥。

2019年1月1日,德国著名指挥家克里斯蒂安·蒂勒曼献出其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首秀,偕同维也纳爱乐乐团倾情演绎《舒菲尔德进行曲》、《艺术家的生涯圆舞曲》、《法兰西波尔卡》等曲目,两首经典的返场乐曲《蓝色多瑙河》和《拉德斯基进行曲》将整场演出推向高潮,蒂勒曼也带领乐队齐声送上“新年快乐”的祝福。

在新年音乐会落下帷幕之时,维也纳爱乐乐团也会公布来年新年音乐会的指挥人选,猜测来年登台的指挥名家更成为乐迷间的乐事,昨天由维也纳爱乐乐团官方宣布,来自拉脱维亚的指挥家安德列斯·尼尔森斯将执棒2020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届时他将首次登上“维新“的舞台!

安德列斯·尼尔森斯无疑是当今最具有才华的新一代指挥界翘楚,年仅40岁的他业已成为影响古典音乐舞台未来走向的重要人物,并倍受顶级交响乐团、歌剧院、音乐节追捧,如今他是两个世界顶级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和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的首席指挥。

1978年,安德列斯·尼尔森斯出生在拉脱维亚的一个音乐家庭。他的母亲是拉脱维亚第一个乐团的建立者,父亲是合唱队的指挥、大提琴家。在父母的影响之下,尼尔森斯从五岁便开始学习钢琴和声乐,十二岁开始吹小号,之后加入了母亲的乐团任小号手。1999年,尼尔森斯于音乐学院毕业后在拉脱维亚国家歌剧院吹小号,又在圣彼得堡跟随亚历山大·蒂托夫学习指挥,随后师从指挥大师马里斯杨松斯。

从2008年接手英国伯明翰市立交响乐团,到2014年成为波士顿交响乐团百年来最年轻的首席指挥,尼尔森斯又在2015年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的首席指挥。与此同时,尼尔森斯与柏林爱乐乐团、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纽约爱乐乐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伦敦皇家歌剧院等世界超一流乐团、歌剧院均保持着长期合作。

剧院君有个好消息要宣布,广州的乐迷朋友们不用苦苦等候一年,也不用担心无法抢到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门票,因为2019年大家在家门口就可以欣赏到这位当今乐坛最炙手可热的指挥的音乐会!

没错,2019年6月,安德列斯·尼尔森斯就将率领一支历史悠久、由他担任首席指挥的交响名团登陆广州!(这也将是该乐团的羊城首秀)

指挥家尼尔森斯在拜罗伊特遭遇事故

据德国媒体报道,7月23日拉脱维亚指挥安德里斯-尼尔森斯在拜罗伊特很不幸遭遇了一起事故,他的头部撞到了一扇门上,由此引发了脑震荡。目前他正在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医生希望他能尽快恢复。因为8月2日,他应当出现在拜罗伊特音乐节上并指挥歌剧《罗恩格林》。

拉脱维亚的安德里斯-尼尔森斯(Andris Nelsons)。他生于1978年,音乐学院毕业后在拉脱维亚国家歌剧院吹小号,1999年扬颂斯率奥斯陆爱乐到里加演出,小号手突然病倒,他被召来救场。音乐会刚结束,扬颂斯便向他提出一个令人想不到的问题:“你愿不愿意学指挥?”一句话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的成长经历和一个世纪前的托斯卡尼尼十分相似。先在乐队里当乐手,然后成为助理指挥,更被委任为歌剧院首席指挥,终于在30岁时,跨进了英国伯明翰市交响乐团(CBSO)的大门,成为第十二任音乐总监。CBSO原本是拉特尔发迹的福地,经过尼尔森斯两年的梳理,乐团得以上路巡演BBC逍遥音乐节和瑞士琉森音乐节。他的指挥风格张扬而不失细腻,核心曲目涵盖瓦格纳、理查-斯特劳斯、、斯特拉文斯基和肖斯塔科维奇。受邀指挥歌剧更是得心应手,伦敦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的《波希米亚人》和《蝴蝶夫人》,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图兰多》。最成功要数2010年拜罗伊特音乐节上的《罗恩格林》,2016年还将指挥《帕西法尔》。

现在世界顶级乐团都和他保持着固定的合作关系。尼尔森斯曾代替生病的小泽征尔率维也纳爱乐出征日本,又在卡内基音乐厅顶替莱文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上演“第九”。合作过的名牌乐团还有莱比锡“布商”乐团,巴伐利亚广播和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乐团,以及纽约爱乐和巴黎管弦乐团。

他棒下乐团的音乐会CD,曾获得德国古典回声年度指挥大奖和德意志乐评年度大奖。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尼尔森斯入主波士顿

波士顿交响乐团宣布:三十四岁的拉脱维亚指挥尼尔森斯已正式和乐团签下为期五年的合约,成为第十五任音乐总监。他是乐团自1900年来最年轻的首席指挥。接任后的演出季将从今年10月份开始,他将指挥演出莫扎特、瓦格纳和勃拉姆斯作品。

自今年初柏林爱乐宣布拉特尔到2018年不再续约后,尼尔森斯就被认为是最热门的继承人选之一。在过去五年中,他确实是年轻一代指挥家中上升最快的一位。在2009年成为英国伯明翰市交响乐团(CBSO)音乐总监后,仍然和德语区的主流乐团如柏林爱乐、莱比锡布商、巴伐利亚广播和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乐团保持非常牢固的合作关系。核心曲目除了涵盖德奥作品外,他在歌剧指挥方面也颇受好评。

如今尼尔森斯入主波士顿交响乐团,并非表示他将退出柏林爱乐的角逐。恰好相反,而是为今后在更大范围内发展做出铺垫。五年内的变数很大,谁也说不准。和他年龄相近的杜达梅尔已经执掌洛杉矶爱乐四年有余,加拿大指挥尼泽-塞冈也已接手费城交响乐团。以往的经验显示,在美国乐团打下基础是必不可少的一步。再说新英格兰地区听众的保守口味,也和尼尔森斯一拍即合。

现在的情势和十四年前拉特尔接手柏林爱乐时有点相似,也都和波士顿有关。1999年,拉特尔在和马泽尔、巴伦波依姆和扬颂斯的竞争中胜出后,波士顿交响乐团仍然向他示好,希望他来接替小泽征尔。而精明的拉特尔在2002年正式登基前,常常以此作为筹码,牵制那些企图削减柏林爱乐预算的柏林市政厅官员。十四年后的波士顿交响乐团如出一辙,又看中了柏林爱乐的潜在人选。有了以往教训,这次出手迅速,立马和这位前途无限的指挥签下了合约。

尼尔森斯担任波士顿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后,仍然是伯明翰市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和CBSO的合约到2015年才到期。他和波士顿交响乐团签下的五年合约,延伸到2018-19演出季,每年指挥演出总共十周。对他来说执掌两个乐团根本算不了什么难事。想当年,阿巴多接手柏林爱乐的头两年中,还兼任着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音乐总监一职。

非诚勿扰前女友团周禄宝被捕51区 灰色外星人朝鲜最新战舰央视女主播姜丰薄瓜瓜 平衡车官员按时签到奖薛蛮子嫖娼李天一 无罪辩护交警群殴司机延安上山建新城北京最牛大妈投行雇佣官二代高铁 一卡通摔女童嫌犯求判死刑

希望之星尼尔森斯

在古典音乐圈里,从不缺少器乐演奏方面的神童。而指挥却和医生一样,是一门越老越吃香的行当。然而如今早熟型的指挥也相继登台。杜达梅尔成为洛杉矶爱乐首席指挥时只有28岁,俄罗斯人彼得连科接掌英国皇家利物浦交响乐团时才29岁。今年1月,有145年历史的瑞士苏黎世音乐厅乐团请来了年仅26 岁的法国人布林古伊尔担任音乐总监。近年最引人瞩目的要数来自拉脱维亚的安德里斯·尼尔森斯(Andris Nelsons)。他生于1978年,音乐学院毕业后在拉脱维亚国家歌剧院吹小号,1999年扬颂斯率奥斯陆爱乐到里加演出,小号手突然病倒,他被召来救场。音乐会刚结束,扬颂斯便向他提出一个令人想不到的问题:“你愿不愿意学指挥?”一句话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的成长经历和一个世纪前的托斯卡尼尼十分相似——先在乐队里当乐手,然后成为助理指挥,更被委任为歌剧院首席指挥,终于在30岁时,跨进了英国伯明翰市交响乐团(CBSO)的大门,成为第十二任音乐总监。CBSO原本是拉特尔发迹的福地,经过尼尔森斯两年的梳理,乐团得以上路巡演BBC逍遥音乐节和瑞士琉森音乐节。他的指挥风格张扬而不失细腻,核心曲目涵盖瓦格纳、理查·斯特劳斯、、斯特拉文斯基和肖斯塔科维奇。受邀指挥歌剧更是得心应手,伦敦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的《波希米亚人》和《蝴蝶夫人》,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图兰多》。最成功要数2010年拜罗伊特音乐节上的《罗恩格林》,2016年还将指挥《帕西法尔》。

现在世界顶级乐团都和他保持着固定的合作关系。尼尔森斯曾代替生病的小泽征尔率维也纳爱乐出征日本,又在卡内基音乐厅顶替莱文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上演“第九”。合作过的名牌乐团还有莱比锡“布商”乐团,巴伐利亚广播和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乐团,以及纽约爱乐和巴黎管弦乐团。

他棒下乐团的音乐会CD,曾获得德国古典回声年度指挥大奖和德意志乐评年度大奖。对于这样一位炙手可热的指挥,乐团当然不肯轻易放手,在合约到期之前就延长到2015年。不过下一站在哪里,又有谁知道呢?

近两年来,柏林爱乐和尼尔森斯的合作持续升温,每个演出季请来至少两场音乐会。除德奥曲目外,还有普费茨纳(Pfitzner)、里姆(Wolfgang Rihm)和卡明斯基(Kaminski) 的现代作品,是柏林爱乐喜欢的那种复合型指挥家。从今年起,柏林爱乐另起炉灶创办“巴登巴登复活音乐节(Baden-Baden Easter Festival)”与萨尔斯堡音乐节分庭抗礼。尼尔森斯是首届音乐节邀请来的唯一指挥家,他拿起阿巴多的节目单,演绎瓦格纳和勃拉姆斯,德彪西和拉威尔。柏林爱乐毫不掩饰地称赞他说,“在众多的青年指挥家当中,尼尔森斯确实卓尔不群”。

早在去年12月初,就有拉特尔挂冠的传言。柏林爱乐音乐总监的年薪并非最高,但在古典乐团中的地位却无法撼动。阿巴多1998年宣布退位时,留给乐团四年时间寻找继任者。在投票选举中,年长的选巴伦波依姆,年轻的投拉特尔。如今的柏林爱乐有三分之二是“70后”和“80后”,倾向性可想而知。再说,1989年卡拉扬去世时有近十位指挥家参加角逐。现在离拉特尔卸任还有五年之遥,能让柏林爱乐中意的指挥却不多。难怪有人说道,现在是好的乐团很多,好的指挥太少,或许尼尔森斯接棒有望。

博鳌亚洲论坛H7N9新药上市天津 家庭自发电北京房产证 设密码吉林煤矿爆炸 瞒报村支书收费驱鬼王若琳 女女恋杜海涛打人视频政府债务近30万亿台日渔业会谈邹市明 职业拳击首胜莫言旧居被破坏维C银翘片含毒调查金正恩政策引反弹赵本山 被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