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空天军去哪儿了?找不到目标看不清敌军乌军数万人逼近俄底线

10月初,乌克兰军队在红利曼获得一系列重要收获之后,并没有停下继续向东突击的脚步。在奥斯基尔河北部地区,乌军跨过俄军防线进入霍鲁基夫卡、博罗瓦和希基夫卡地区。在红利曼方向,第17坦克旅和第3坦克旅向红利曼身后的东北部地区快速推进,兵锋直指俄军第3摩托化步兵师控制的德鲁热柳比夫卡和新沃基亚涅。俄军在哈尔科夫以东地区的防线再次发生“系统性”的可能性正在增大。

令人深感疑惑的是,俄军在俄乌上千公里交火线上已经明显处于兵力不足状态,但俄空天军的空地支援活动却越来越少。俄空天军在伊久姆撤退开始并没有发挥重要的阻截效果,俄空天军和其他精确打击力量也鲜有大规模进行战役化空中打击的战例,乌克兰军队在防空能力十分薄弱的情况下,居然能够顺利在俄控制区三周推进了130多公里,俄军半个月时间丢失了一万多平方公里的占领区。

总体上来说,俄空天军和战略常规打击力量的阻截作战分散且低频,无法做到全区域指控式火力打击,导致乌军可以在接触线一侧调动数万人的大规模部队集结。从各方消息总结可以看出,乌军在哈尔科夫方向集结了14至17个旅的庞大兵团,两个攻击梯队总兵力达到近10万人,而如此庞大的军事调动居然没有引起俄军高层的警觉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俄军负责航天侦察和地面电子情报收集的单位,竟然无法对乌克兰军队的大规模军事部署进行及时反应。这再一次证明俄军在态势研判和信息分析上准备不足,在基于空间平台上的遥感卫星侦察领域基本毫无对抗能力。反而乌军依靠美军和北约提供的高可靠情报,实现了战场上的单向透明,而俄军基于“前苏联遗产”的航天侦察体系已然出现断层,找不到机动目标的俄空天军根本“无的放矢”。

此外,从伊久姆到红利曼,俄军再次发生弹药持续供应能力不足、空地协同配合矛盾。一方面,俄空天军对地近距离空中支援非常有限,由于缺乏精确制导弹药以及低成本高精度火力能力,导致俄军未能完全瘫痪并持续压制乌军防空系统,且俄战机大多携带普通航空炸弹,需降低飞行高度以提高打击精度,导致俄在后续作战中战机损失较大,而俄空天军在俄乌冲突战场上的巨大的损失是俄军战斗机和轰炸机在冲突中没有发挥太大作用的主要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俄空天军仅在俄乌冲突前期很短时间内进行区域精确打击,在夺取制空权后反而倾向于使用高成本防区外武器。这些武器在经历俄乌冲突初期的大规模消耗之后,反而没办法及时快速补充,导致俄乌冲突进入第二阶段之后,俄方对乌军后方补给中心的打击逐渐丧失主动,从而让乌军有时间、有精力为数万人的大规模反击筹措作战补给、补充兵源并储备弹药。

据悉,10月2日以来,在红利曼以东,乌军第4坦克旅、第81空中机动旅、第80空中突击旅、第93机械化步兵旅和第95空中突击旅等8个旅则向克里米纳快速推进,大有“直捣黄龙”,向北顿河重要城镇利西昌斯克进行反攻之势。虽然从红利曼方向后撤的大约5分析人士认为,俄军放弃红利曼实际上意味着俄军原本就兵力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再次失去了奥斯基尔河和北顿涅茨克河的河流屏障,让俄军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

从当前俄军战场上火力支援来看,俄陆军主要还是依靠火炮、火箭炮等对乌军实施火力打击,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地面战推进缓慢、装备战损增加。与美军在叙利亚战场中90%是动态目标打击任务相比,俄军针对动态目标的精确打击能力不足,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俄空天军装备的精确打击武器都缺乏双向数据链、多模复合制导和自动目标识别等网络化制导技术,俄空天军的多数空地武器在飞行途中不能及时更新目标信息,无法对时敏目标进行及时反应,显然已经落后于时代,更让乌克兰军队在地面作战中有恃无恐。

另一方面,就像上文中描述的一样,俄军的空天侦察属实是“一塌糊涂”,因为缺乏实时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资源与动态打击指控流程,所以导致俄针对动态目标的杀伤链闭环困难,俄空天军根本没有办法攻击大批量的时敏目标,而且由于俄空天缺乏高空长航时无人侦察机,导致俄军态势感知能力不足。而俄方的察打一体无人机飞行高度有限,载弹量小,打击效果也远远不够。这一切都不能满足陆军对近距离空中支援的需求,难与陆上突击作战力量密切衔接。

当前,俄军在哈尔科夫方向的防御似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高危时刻,由于利西昌斯克和北顿涅茨克两城以西至克里米纳之间“一马平川”,俄军在地理上几乎已经毫无回旋空间。原本俄军依托红利曼以西的河流和森林屏障构建的防线还相对易守难攻,但随着红利曼被乌军攻克,乌军拿下克里米纳可能就在朝夕之间。随后俄军北顿河地区的重要桥头堡均将无险可守,数万乌军正在向俄军战略底线——卢顿地区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