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报晚报版·数字报刊

溪州之战后,彭士愁与马希范结下了仇怨,随时都有报仇的动机。时在楚王麾下任辰州刺史的向宗彦,便从中调和。向宗彦早于彭瑊也是从江西迁来湖南的,双方还算老乡,彭瑊带士愁上任时开始居住在他的沅陵辖区,彼此也有交情。他便利用这层关系,给彭士愁做工作,帮其劝和了心腹田尔庚归顺,又劝楚王审时度势与彭士愁重叙旧情。马彭双方站在各自的利益方考虑,也都不想再打下去,都有和解的意愿,在向宗彦的撮合下,双方同意见面商谈。

庚子年(公元940年)农历正月十九,是双方约定见面的日子,原定地点在沅陵。因彭士愁比马希范年长,又是发妻之兄,出于尊重,马希范以宽怀之度,在辰州官员向宗年彦等人的陪同下,主动来到溪州会溪坪,会见前妻舅大人彭士愁。

彭士愁很高兴,其时任保靖土司的次子彭师杲领溪、锦、奖三州蛮王和印信一起到达会溪坪会面。自己则亲率部属及边寨300余户,高规格接待。杀牛、杀猪、宰羊、杀鸡鸭,摆了百桌大餐,搬来几大桶最好的土酒招待。互道寒暄后,酒席开场,大家边饮边叙,几碗烈酒下肚,马希范情从中来,曰:“古者叛而伐之,服而柔之。尔能恭顺,我无科徭,本州税赋,自为供赡,本都兵士,亦不抽差。永无金革之虞,克保耕桑之业。皇天后土,山川鬼神,吾之推诚,可以玄鉴。”彭土愁深受感动,当即表白:“历三四代,长千万夫。亦无辜于大国,亦不虐于小民。非荫作孽之心,偶昧戢兵之法。诸家军人田产,一心归明王化。上对三十三天,下将神为证。”酒到酣处双方拥抱和好。

双方盟约的全部内容由军师李弘皋写成文书,彭士愁、马希范、向老官人(向宗彦)、田好汉(田尔庚)在文书上画押签字。其他土司彭允滔、彭师佐、彭师榳、彭师裕、彭师杲、彭师晃、彭允瑧、田弘祐、田倖晖、田弘赟、田思道、龚朗芝、龚贵、覃彦胜、覃彦仙、覃彦富、朱彦蝺等人也分别饮血求誓签字画押。

为表达诚意,彭士愁次子彭师杲愿为人质随楚王入湘,楚王也讲人道,封彭师杲为楚国强驽指挥史兼辰州刺史(后来,南唐中主李景闻其忠节,擢升为殿直指挥使,后卒于金陵),其子孙仍留保靖沿袭当土司。

议和以铜柱为证,仿照马希范先祖马援征战交趾“象浦立柱”的盟和方式,吸取过去征蛮“马革裹尸还”的教训,在会溪坪“复立”铜柱,所以溪州铜柱标题为《复溪州铜柱记》。

940年,7月18日辛巳铜柱完成铸造,8月9日壬寅用楷体文字完成镌刻(共2118字),12月20日辛亥立。立柱当天,在会溪坪举行了一场隆重的立柱仪式,经过朝拜、祭祀后,在众人见证下,将铜柱立于会溪坪凤毛岭野鸡坨土丘上。整个铜柱高一丈二尺,入地六尺,上半截呈八方形,下半截呈圆形,由5000斤黄铜铸成,直径39厘米。铜柱上镌刻着溪州之战的经过,双方盟誓的条约,彭氏土司及其他五姓土司的任命与封赏。

后来,在北宋时期,铜柱被地方势力曾有过两次移动,迫于朝廷和铜柱的神秘压力,终又复归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