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楚后主马希崇:三羊五马难道是宿命

曾记否中国第一个乱世中有“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宿命论,楚国何其强大,终究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但“楚”作为国号一千多年后又一次出现在原先的版图之中,这就是五代十国中的南楚。这次建立楚国的人不姓熊,而是姓马。然马楚似乎也有一种无法摆脱的宿命。

南楚的奠基人是马殷,跟其他政权的开创者差不多,也是到了节度使的位置上开始在某区域一家独大。而马家的主阵地是湖南,可这块阵地刚开始并不是铁板一块,表面都同属于唐帝国,实际上四分五裂,各有各的地盘。马殷就是在这情况下进入到湖南与当地实权人物开始争霸,并逐一消灭各部,成为这块土地上事实的主人。

公元九零一年,实力强大的马殷被唐王朝封为武安军节度使,走向独立政权的最后一步。马殷除了主阵地外,也不断向四周扩张。

公元九零七年,朱温篡位,建立后梁。马殷是当时承认朱温所建立的后梁政权的地方实权人物之一,因此马殷也得到后梁政府的嘉奖,后梁直接加封马殷为楚王。

马殷在后梁的帮助下如同开挂一样,四处征战,取得大量土地,使他这个楚王名头更加名副其实。实力的增强和版图的扩大使得马殷的欲望更加膨胀,必须建立一套管理体系,形成一个政权该有的条件。

公元九一零,马殷开府置官,建立一套行政体系。开始真正将所占地盘作为一个独立政权进行经营,马殷在位期间,大力发展农业,特别是鼓励大面积种植经济作物。其中属茶叶和桑蚕业尤为特出,可以说是当时南楚的支柱性出口产业。

马殷在发展国内经济时,外部的局势又发生了变化,中原地区主人由后梁换成了后唐。马殷没有犹豫,即可派人入后唐表示臣服,后唐也认可马殷统治湖南地区。就这样马殷安稳的活到去世那一天。

公元九三零,近八十的马殷去世(真能活),马家权力进入第二代。因马殷的长子看破红尘出家当道士去了,加上马殷也不太喜欢他,所以马殷的二儿子马希声成为马家权力新一代接班人。

马希声上台后,南楚的权力交替跟走马灯一样。马希声在位两年时间基本无太大政绩,就很快离世了,南楚的新领导人马希范(跟冯锡范名字音一样)上台,看名字就知道是马希声兄弟没错。

马希范在位时间长点,一共坚持了十六年,这十六年虽有一丝功绩,但大部分时间都在自毁马家城墙,南楚由盛转衰。公元九四七年,马希范去世后把烂摊子交给了他弟弟马希广,这时中原王朝已经到了后汉时期,南楚接着臣服后汉。

马希广的上台引起了南楚马家的内乱,因为他的上台使得他兄弟马希萼不爽,于是起兵造反。这次造反是成功的,马希广被杀,马希萼登上王位。

马希萼靠武力夺位并没有潜心发展南楚,而是继续胡闹,最终麾下将领发动兵变,将他赶下王位。

马希萼下台后,将领拥护其弟马希崇为主,这也是马家最后一个领导人。马希崇的表现,基本是和马希萼是同路货色,昏庸荒淫可以概括他的所作所为。南楚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快走向终点站了,它的另一宗主南唐趁机进军湖南。

面对南唐大军,马希崇很光棍的选择投降。至此南楚灭亡,也是第二个灭亡在南唐手中的割据政权。南唐虽灭南楚,但未控制湖南全境,其湖南内部纷争四起,直到下一个强大统治者到来。

这句话意思是说杨行密之后建立的南吴只有三位君主,南楚马殷之后只有五位领导人。代表南吴和南楚经历这些数量的领导人就要灭亡。

事实虽如此,但是这童谣并不可信。南楚灭亡是因内部和外部环境的共同作用下才导致最终亡国的下场。

马殷去世前有一条遗训:王位继承顺位是按照兄终弟及的方式。与大部分政权继承方式不一样,而兄终弟及的继承制度因为“兄弟之亲本不如父子,兄之尊又不如父”,无法将权力继承最大限度的限制在一人身上,所以会出现灾祸。毕竟面对权力的诱惑,在五代十国那个特殊的时代能把持的人有多少。而南楚的马氏“希”字辈兄弟们最终也没有忍住,互相残杀夺取那最高权力。

除了马殷这条遗训为南楚埋下内乱的隐患外,其后任的继承者都不是合格的领导人,基本对于南楚的发展无有益促进,反而消耗着南楚国力。

南楚这种内耗与下坡路情况被其邻居南唐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如此良机怎能错过,而且当时南唐可是十国中实力最强大割据政权,南楚与此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所以其灭亡是注定的。

南楚的亡不是童谣中所吟“三羊五马”的宿命论,而是实力的差距,也是间接表明统一的大势所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